您的位置:首页 > 历史活动历史活动

非遗传承发展需要好的商业模式
2012-12-4 10:48:04

——访北京华商非物质文化遗产促进会会长许春静

     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保护一直以来都是很多人关注的话题。而在现代社会紧张的节奏中,很多“慢工出细活”非遗项目的生存现状就略显吃力了。在北京华商非物质文化遗产促进会(以下简称“促进会”)会长许春静看来,对于非遗的保护和发展,单单靠企业扶持、单纯“输血”的模式并不是发展,只是维持。

      真正的发展与传承是让非遗项目找到自己在社会中的定位,结合自身特点找到技艺与商业的契合点以实现自身价值。不过,怎样才是健康的非遗项目发展模式,也是目前最值得思考的问题之一。

      单靠扶持

      非遗难上新道路

      商报:请您先介绍一下成立促进会的契机是什么?

      许春静:首先,北京作为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又是中国的六朝古都,它所留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太多太多了。但是,很多的技艺和掌握这门技艺的传承人大多都处于一种“散养”的状态而没有一个专门的组织来管理,而且这些传承人对于技艺的管理、宣传、推广又有很强的内在需求,他们也希望有一个平台和组织来帮助他们谋划这些。恰逢2011年《非物质文化遗产法》出台,同年,中央也下达了要让文化大发展的精神,这就助推了促进会的产生。

      商报:现在非遗的发展现状如何?

      许春静:现在还处于一种被扶持的状态。大多数非遗项目的生存现状还是比较令人堪忧的,因为仅仅靠展览或者宣传的影响毕竟是有限的,非遗的发展与传承需要一种常态化的健康运转机制来支持。虽然资金、人力的支持也很重要,但一味地“输血”并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发展症结

      产业化体系不完善

      商报:现在非遗发展的最大问题在哪儿?

      许春静:现在困扰非遗发展的问题主要还是怎样产业化、怎样跳出单单依靠手工和传统的经营模式。其实这个问题也算是历史遗留问题了,也是每一个传承人亟待解决的问题,但是又很少有人去深入研究这个问题。首先,非遗的创作和欣赏是和经济生活密切相关的,不是每一个传承人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去创作的,他们还要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,没有生存就没有发展,发展又离不开产业,这三者形成的辩证关系解决好了就可以让技艺走上一个新的高度,而解决不好就会变成一个恶性的循环。但是现在的情况恰恰是很多传承人还在为自己的生存发愁,何谈发展?再有就是盲目的产业化,因为不是所有的非遗项目都是适合产业化的,非遗是遗产、是精品,而不结合自身特点,为了经济效益盲目地“上量”,就会导致把精品做到地摊儿上去。

      商报:是不是不同的非遗项目所面临的问题也各有不同?

      许春静:那是自然的。因为非遗技艺的受众人群是不一样的,有的是面向大众,市场可以经常见到;而有的受众人群就相对比较窄了。而且,这个问题还和个人因素有一定的关系。有的传承人是有一份工作的,是由于家传和自己对这门技艺的喜爱而走上了艺术道路;但有一部分传承人就是以此为生;有的传承人有一定的商业才能,懂得宣传、包装自己;而有的传承人更喜欢孤芳自赏。生活的现实导致了不同的传承人面临不同的生存发展问题。

      开拓新模式是

      非遗未来的重要之路

      商报:您认为未来非遗的发展应该是怎样的?

      许春静:就我看来,未来非遗的发展不能停留在被扶持、被“输血”的状态,要自己提升“造血”的能力,也就是找到真正适合自己这项技艺的发展方向。举个例子吧,我的一个朋友是搞贵重金属行业的,他本身对于非遗的技艺是非常喜爱的,他就跟我提出,能不能找到一项技艺,用这些贵重的金属作为原材料制作作品。我觉得这个可能就是未来非遗发展的一条道路,那就是和现代流行元素的有机结合,古老的制作工艺配上时下最流行的事物,两者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又保留了自己应有的特点,从而赢得市场的认可,这就是我说的“造血”。但这种尝试现在正在酝酿之中,尝试的人并不多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我们就能看到一个百花齐放的非遗市场。

      商报:在非遗的发展传承方面,您的促进会乃至整个社会需要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?

      许春静:促进会主要还是起到一个平台的作用。尽我们所能地为传承人提供信息,帮助他们提升商业思想觉悟。而社会和政府所能做的就很多了,像政府方面政策与法律的支持与保护,博物馆、拍卖会的建设与举行,社会的广泛关注等等。而且,我们北京乃至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要有一种“走出去”的心态,加强与世界的联系。我有一个设想,我们中国地大物博,有那么多的非遗项目,可不可以由我们牵头,举办一个几年一次的世界性的非遗大会,就像达沃斯和博鳌一样,这样既能赢得社会的广泛关注,从而得到更好的发展机会,又能与国外的从业者进行深度的交流。我想,这样我们自己非遗项目的发展与传承又将迎来一个新的时期。

商报记者 蔡培瀚















版权所有 © 北京华商非物质文化遗产促进会 网站优化:零下一度北京网站建设